闯荡上海滩的乐安“水产帮”

详细信息

阅读:
闯荡上海滩的乐安“水产帮” 发布时间: 2014-8-6 08:38:00来源: 临川晚报 刘玉林的摊位“小刘精品蟹行”。在市场摆摊的乐安水产人。 上海滩,一个承载激情与梦想的地方。作为国际化的贸易大都会,这里有着名商巨贾们太多的奋斗与传奇。如今,在黄浦江畔活跃着一群敢闯敢拼、吃苦耐劳的乐安水产商人,他们有一个共同的名字———乐安“水产帮”。他们出身农民家庭,靠着亲帮亲、邻帮邻在上海滩站稳了脚跟,其中诞生了不少千万富翁。日前,记者一行来到黄浦江畔,聆听了乐安“水产帮”闯荡上海滩的传奇故事…… 亲邻相帮 扎根上海 入夜,上海普陀区铜川路,铜川水产市场灯火通明、人声鼎沸。在整个城市已经从白天的喧嚣中沉静下来的时候,这处角落却开始“精神焕发”,进入了活跃的交易时间。尽管空气中腥味弥漫,但这丝毫不影响商贩们讨价还价的热情。 水产市场里,各种从海里打捞上来的新鲜鱼、虾、蟹、贝装在加冰的白色泡沫箱里,一排排地置放在地上等待客商前来购买。在川流不息的人群中,记者见到了正在配货的“小刘精品蟹行”伙计龚文宾。小伙子是乐安县龚坊镇陀上村人,今年23岁,在这里已工作了7年。怀着对大城市的向往,2007年9月,龚文宾经村里人介绍,来到铜川水产市场打工,从事水产品的接货、配货、送货工作。“做水产这行太累、太苦,生物钟被彻底打乱,白天休息,晚上通宵干活,而且一年365天天天如此,一般人吃不了这个苦!”龚文宾坦言,“我最大的梦想是3年后成个家,自己当老板,把家里的亲朋好友带过来,共同致富。” 市场外,一盏盏通明的车灯在3公里长的铜川路上汇聚成一条“光流”,江苏、浙江、安徽等省份及上海本地的采购商们在这里采购完货品后匆匆离开。美国、日本、挪威、泰国、越南以及台湾、香港等17个国家和地区的鱼、虾、蟹、贝等几大类、数百个品种的中高档海鲜和水产精品,通过这个亚洲最大的水产批发市场,在十几个小时之内就能跨越几百甚至上千公里的距离,摆上酒店的宴席、普通百姓的餐桌。 在国内外水产行业已闻名遐迩的铜川水产市场,是全上海最大的、以租赁摊位形式经营海鲜、水产品的大型批发市场,于1996年10月开业,市场占地6.3万平方米,由950个摊位和近百个门面铺房组成,附设浴房、停车场等配套设施。市场内现有干货、淡水鱼、海鱼、大闸蟹等12个区,水产从业人员约八万人,其中80%是外地人,上海本地的只占20%。铜川水产市场开业后,乐安县龚坊镇濂坑村、大陇村以及山砀镇杏坊村、山砀村的农民,靠着亲帮亲、邻帮邻,陆续来到该市场做水产生意。1999年,最鼎盛时的乐安“水产销售军团”有上千人,在积攒了一些资金后,他们当中至少有三分之二的人改行,将大闸蟹生意做到了全国各地。 目前,粗略估计,仍坚守在铜川水产市场销售水产品的乐安“水产帮”只剩30多家,约300多人。乐安“水产帮”抱团并进,在铜川水产市场名声响亮,开创了属于自己的一席之地,而带领他们打下这片“江山”的就是被誉为“带头大哥”的曾招才,他也是最早在铜川水产市场做生意的江西人。 举债闯“海” 铩羽而归 年过半百的曾招才出生于乐安县龚坊镇濂坑村孔溪村小组。因为家里姊妹多,家庭贫困,小学毕业后他便辍学在家。1980年,年仅16岁的曾招才开始了艰辛创业路。他先后做过泥工、烧过窑、拉过板车、养过蛇,品尝了创业的辛酸。 山区小城乐安县出产木材。1992年,曾招才来到上海推销洗衣板,做了两年,没赚到钱;1995年,甲鱼的销售价格高达600元一斤,头脑精明、敢闯敢拼的曾招才敏锐地觉察到,养殖甲鱼能赚大钱。没想到第二年,甲鱼市场行情不景气,销售价格一路下跌,跌到100元一斤,他严重亏损,将前些年辛苦攒下的100多万元“家当”全部亏掉了,还借了10万元债务。 面对失败,曾招才没有丧失信心。1996年3月,他向亲朋好友东挪西借了10万元,独自一人到上海闯荡。刚开始,他在黄埔区十六铺一家农贸市场租了个摊位卖大王蛇、水产品。白天,他头戴斗笠,穿着拖鞋做生意,晚上就住在每晚30元的小旅社。由于人生地不熟,没有自己的销售网络,又缺乏做生意的经验,短短的四个月,曾招才不仅没赚到钱,还将借来的10万元本钱赔了个精光。 “我坚信,没有战胜不了的困难,也没有迈不过的坎。”在人生最低谷时候,倔强的曾招才决心要去拼搏,去奋斗。1996年8月,他返回家乡,再次向家人借了5000元钱,重新回到上海经营水产品。那年年底,曾招才搬到刚开业不久的铜川水产市场继续做水产生意,当时市场上的经营户只有五六家,他认真汲取之前失败的经验教训,虚心向他人请教,广泛联系销售业务,并坚持诚实守信的经营之道,生意开始逐渐红火。短短的半年时间内,他赚了20多万元,还清了全部的欠款。第二年,他进一步扩大规模,新租了两个摊位,生意也越做越大。从1997年到1999年,曾招才做水产品生意每年纯收入100多万元,淘到了人生的“第一桶金”。瞅准商机 改行卖蟹 吃苦耐劳的曾招才做生意非常讲究诚信。作为在铜川水产市场最早经营的元老之一,他赢得了很好的口碑。曾招才富了,但他致富不忘家乡父老,1997年他就有意识地带动亲戚朋友和村民到上海去做水产生意,亲帮亲、邻帮邻,当年去了100多人;1999年,跟他去上海做生意的达到上千人。很多刚到上海做生意的家乡人,或多或少都得到过曾招才的无私。 1998年,江苏、安徽的几名水产商相中了曾招才在铜川水产市场的摊位,主动拉他合伙卖大闸蟹。曾招才当时对大闸蟹销售一窍不通,当时什么事都没管,但人家当年就给了他五万元分红。上海人有个习惯,买东西5个人以上就自觉排队,有心的曾招才看到排队买大闸蟹的队伍总是长长的,还疑惑道:“卖大闸蟹真的那么赚钱吗?”随后,他便暗地里学起卖大闸蟹的生意经。第二年,他管账,别人干活,人家给了他20万元分红。瞅准了卖蟹是个大商机,曾招才后来决定自己单独干,销售太湖、阳澄湖大闸蟹。 2003年肆虐全国的“非典”,给在铜川水产市场做水产生意的商户带来了灭顶之灾,“禁止交易”令生意一落千丈。于是,曾招才不得不将生意做到了上海以外的地方。2007年到2008年,他一个人跑到西安、兰州考察当地的大闸蟹销售市场,并在两地开了大闸蟹销售店,开始将生意从上海做到全国各地。目前,南昌也有几家曾招才开的大闸蟹销售店。 曾招才致富的消息一传十,十传百。在他的示范带动下,龚坊镇和山砀镇的许多人纷纷到全国各大城市去做水产生意。他们之中,多的每年能赚几百万元,少的也能赚几十万元。如今,在新疆乌鲁木齐、西藏拉萨、东北三省、山东、重庆、四川、湖南等全国各地都有专门从事水产品生意的乐安人,粗略统计,多达两三千人,每年可实现纯利润三亿元。哥俩打拼 生财有道 除了继续在上海经营着水产生意外,曾招才十多年前就返乡创业,现在已把主要精力放在了打点乐安的生意上。至今仍在上海坚守做水产生意的乐安人,大都是他带出去的亲朋好友,其中就有曾招才的小舅子,刘玉荣、刘玉林哥俩。刘家与曾招才同村,兄弟5个,曾招才是大姐夫。 上世纪90年代后期,曾招才先后带哥俩闯荡上海滩,从大王蛇等野味生意做起,到后来卖海鲜、大闸蟹。哥俩一开始帮人打工,到后来自己单干当老板。经过近20年的打拼,哥俩事业有成,如今在上海有房有车,已是拥有上千万资产的老板。 高大帅气的刘玉荣、刘玉林哥俩性格迥异。哥哥刘玉荣沉稳、踏实;弟弟刘玉林外向、豪爽,“大碗喝茶,大块吃肉”,喜欢结交朋友,易冲动。因为在上海朋友多,哥俩不论是在生意上,还是生活上遇到的难事,多半由弟弟刘玉林出面解决。 刘玉林1996年就来到上海,第二年生意就做得红红火火。当时年仅19岁的他甚至不懂得存钱,赚到了一大把钱就放在睡觉的草席下面。1998年,刘玉林在上海收获了爱情。妻子詹桂红当时在铜川水产市场旁的南杂店里给舅舅打工,刘玉林经常去买烟,因为是同乡,一来二去两人就谈起了恋爱,现在他们已有了两个孩子。 目前,刘玉林最主要的生意是卖大闸蟹,而一年做大闸蟹生意的时间是9月至次年的2月,约半年时间,其中销售旺季是10月至11月,因为这是大闸蟹最成熟的时候。生意好的话,这两个月就能把一年20万元的摊位费赚回来。 刘玉林的摊位“小刘精品蟹行”位于铜川水产市场7号门的门口,位置相当不错。为减轻摊位费负担,不卖大闸蟹的时候,他就把摊位转租给别人卖海鲜,到9月份再收回,摊位不愁没人租。 哥哥刘玉荣从1999年起,单独做水产生意至今。在上海的许多社区里都有一个食堂,居民的红白喜事都在食堂里办。经过多年努力,刘玉荣承揽下了闵行区、松江区560个社区食堂送海鲜、代工的活。除了每年七八月天气炎热,办喜事的人较少外,其他时间都很忙碌。 刘玉荣最忙的是10月。因办喜事的人多,在“十一黄金周”,刘玉荣有时忙得一天连睡觉的时间都没有。刚开始他是自己送货,宰杀活的海鲜。后来实在忙不过来,就请帮工,开始请了3个,后来增加到8个,除了老家的亲邻,还有湖北、湖南的伙计。 刘玉荣说,做海鲜生意的利润一般在10%左右,但生意也有风险、有压力。海鲜是活的东西,不能库存太长时间,否则就有死亡率,因此要赶紧出手。而且市场行情瞬息万变,如果没有及时卖出去,货死了就要亏本,一旦处理不及时,亏得就越多。“你可能一天赚两万,也可能一天亏五万。” 2008年南方雨雪冰灾时,由于沿海道路结冰,货源发不过来,刘玉荣一个月亏了130多万元。如今,把摊位费、水电费、税费、人工费等成本算下来,刘玉荣一天没挣到一万元就要亏本。 随着生意越做越大,刘玉荣的客户越来越多,他说,做海鲜生意除了要吃苦耐劳讲诚信外,有稳定的货源是关键,不论淡季、旺季,行情好坏,预订客户送来的货都得要,亏要亏自己。如果行情不好时就不要人家的货,谁还会跟你做生意?唯有这样,才能有稳定的货源供应。 卖海鲜这活,一般人还真干不了,作息时间“黑白颠倒”不算,三餐饭也没个准时,最犯困的时候恰是最忙的时候,晚上12点忙的是接待江浙沿海一带的客户,凌晨4点忙的是接待上海本地的客户。 其次是一年四季工作在潮湿的环境里,连夏天也要穿雨鞋在水里行走,长期接触的是含盐、有腐蚀性的海水,时间久了,容易得关节炎等疾病。冬天生意好,气温又很低,在零下几度的水里干活,真冷!夏天天热时,生意又不好,挣钱真不容易。 除了一切开支,刘玉荣一年的纯利润有几百万元,加上两辆金杯面包车,一辆小车,以及购买的店面、住房,他的资产已有上千万元。刘玉荣一家现居上海,从1998年以来,他没有回乐安老家过过一个春节,都是清明节时才回家。因为春节期间生意好,订单多。“以前两天不睡觉,我也能熬过去,现在一天不睡觉,就吃不消。”刘玉荣坦言,虽然现在每年能挣几百万元,但毕竟年纪大了,他想再卖两年海鲜就改行,做轻松一点的生意,一年能挣几十万元,够生活就行。海鲜起家 转型发展 多年的艰苦创业,奋力拼搏,乐安“水产帮”在上海取得骄人的业绩,形成了一定规模,并有了自己的产业品牌。山砀镇杏坊村村民黄盛旻在曾招才的下,单独租摊位做生意,生意也越做越大。如今,他自创了“蟹都会”品牌,在全国各地设立了数十家连锁店,每年纯收入上千万元。 通过卖海鲜赚得“第一桶金”后,不少“水产帮”成员纷纷把眼光投向其他行业,转型发展。其中,山砀镇杏坊村新陂湾村小组的黄清和转行最彻底。 “做海鲜虽然能赚钱,但很辛苦,2002年我就跳出来做IT业。”黄清和1996年就跟随表哥曾招才来到上海,有了资本后,他在宝山区牡丹江店数码广场,以每个月7000元的价格租下一间店面,投资十几万元做起了IT电脑安防、网络后台业务生意。 俗话说,隔行如隔山。从卖海鲜改行做高科技的IT业,文化水平不高的黄清和刚开始非常吃力,他只得边学边做,慢慢摸索,亏本4个月都没有生意,半年后才有点起色,逐渐有了回头客,快到一年的时候才盈利,黄清和因此增强了信心,又租了一间店面。到现在,他不仅已经经验丰富,而且积累了很多客户资源,生意做得有声有色。 曾招才同村的殷冬云颇有语言天赋,在上海呆了20多年,已经能讲一口流利的上海话,加上白皙的脸庞,很难让人把他与乐安山区小城联系在一起。和曾招才一样,21年前,殷冬云就来到上海推销洗衣板,后来在铜川水产市场卖海鲜起家。 因为能讲上海话,他结交了很多上海本地的朋友。上海锦江集团在甘肃兰州开了一家锦江阳光大酒店,经朋友介绍,殷冬云在2011年成为酒店的海鲜供应商。随后他在兰州开了两家阳澄湖大闸蟹专卖店,交给侄女夫妇打理,现在两店一年盈利几十万元。殷冬云还与朋友合伙投资,在上海长宁区开了家“墨涵汽车租赁有限公司”,公司拥有小汽车21辆、大巴车14辆。除此之外,殷冬云目前在铜川水产市场还有4个摊位,一年仅摊位的租金收入就有16万元。 在上海市区购买了住房的殷冬云,早已把家安在了上海,儿子2003年在上海出生、上学,成了土生土长的上海人。守望相助 回报桑梓 在曾招才的带领下,乐安“水产帮”闯荡上海滩,老乡间非常团结,大家相互照应,抱团发展,在生意上互通信息,货源不足时相互调剂。在生活上,老乡遇到难处,不管认识或不认识的,大家都鼎力相助。2009年12月,一位黄姓老乡在上海真北路与金沙江路交会路口,被公交车撞断了左腿,送到普陀中心医院治疗。在铜川水产市场的老乡们口口相传听到消息后,纷纷踊跃捐款帮他支付医药费,最少的捐了500元,最多的捐了5000元,短短时间就捐助了八万余元。近50名老乡还相邀一同到医院看望他,送上捐款。 “带头大哥”曾招才致富后,不忘桑梓。2002年底,他就回到乐安县城创业,先后投资建成了设施一流的财苑宾馆和财苑会所等项目。近年来,曾招才又想着如何带动当地村民致富。去年,他又投资上千万元,在家乡龚坊镇濂坑村兴建一个集种植、养殖、休闲、娱乐、住宿、旅游等为一体,设施一流的生态度假村。为带动乡亲们致富,他采取与村民合股的形式进行开发建设,村民按比例分成。同时,他个人出资200多万元为村里维修水库,疏浚水渠,新修水泥公路,积极参与新农村建设事业。晚报记者 黎文辉 晚报首席记者 游中堂 晚报特约记者 邹春林

  • 所属类别:乐安wla0794
  • 联 系 人:匿名游客
  • 联系电话:
  • 所属地区:
  • 发布时间:2014-8-26 10:09:20